位置:首页>高三作文>明天我和您一起听笛声飞扬
明天我和您一起听笛声飞扬

【篇一:明天我和您一起听笛声飞扬】

我伫立在这秋水之畔,凝视江水中那寂寞消瘦的身影,那汪平静的碧波仿佛浸染了您的音容笑貌。父亲,女儿好似在风中感受到笛子舞动的旋律,您的笛声,是否又飞过了那高高的山冈?

父亲,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平凡普通。唯一的特点就是能吹得一手好笛。笛子是老古董了,从爷爷的爷爷那辈流传下来,现在已被磨得冰滑玉润,古朴的竹身透出泥土悠悠的清香,看不出年代。小时候,我常常坐在门前,看着劳作一天的父亲轻轻地擦拭竹笛,就着煤油灯晕黄的光亮,我常常会看到父亲嘴边浮起淡淡的笑。彼时,他会对我说:“闺女,爸给你吹一首吧。”我颔首,只觉得那时父亲的笛声就是世界的唯一。再回首时,岁月的年轮早已碾过门前的溪水,哗啦啦的只剩下笛子流动的音符。

笛声婉转,走过春夏秋冬,当我一天天的长大时,曾经对父亲的美好和崇拜早已消逝得无影无踪,就连笛声,也很少响起了。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厌恶父亲的平庸,以及那支破旧到开裂的竹笛。我不愿再傻傻地坐在门前,因为我告诉自己,我长大了,我要飞。终于有一天我飞出去了,我去城里上了高中。此后,我再也看不到连绵的青山和父亲的竹笛,连那门前流动的溪水也开始淡化,我想,如此也好。

我曾警告过父亲,不准来学校。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没看他的表情,可从父亲僵直的背看过去时他终是点了头。那一刻,我突然有了一丝内疚。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的包容和迁就。可他答应了,就不该反悔。当父亲扛着大包小包跋涉几十里山路来到我面前时,我发怒了。纵使他换了一身新衣,纵使他洗了头剪了指甲,可是那满身的汗气和难掩的卑微还是让我在同学面前无地自容。父亲搓着手尴尬地看着我:“闺女,你妈说天气凉了,让我给你捎几件衣服,我这就走了。”看着父亲被汗水浸透的后背,终是有些动容。我本想喊住他,可父亲走得很快,直到他伛偻的身影淡出我的视线时,我才想起,父亲连一口水都没有喝。我看向镜子中的自己时,突然有些害怕。那张陌生到连我都不敢识别的表情,对着父亲,究竟是为了什么。

时间给了父亲风霜雪露,看着他一步一步艰难跋涉到中年。一路上,有我的影子给他欢笑和痛苦。他把年轻寄托在我身上,延续着他未能追随的梦。我哭了,不是为自己,而是那个无论我记起还是忘记都无法磨灭的父爱。

清风打着旋儿扰乱了平静的江水,宛若此时的心弦。看着天边隐去的青山,我不禁加快了脚步。父亲,明天,我要和您一起听笛声飞扬。

【篇二:明天我和您一起听笛声飞扬】

不知为什么我喜欢它。它总是一种淡蓝色的水,一种没有刃的锋刀:它总是穿着白色天使般的衣服,带着装满忧伤的眼神。

就是那笛声,我很喜欢它。

它的旋律很轻柔,就像故乡的那条河。

河从村子的西方一直穿过村子。千百年来她从未干涸,奔流不息的河水,在这里慢速度,表现她温柔的一面。顺着河,两岸有许多杂草,但总有光秃的地方。因为那里常有人的踪影。洗衣服的是我的母亲,钓鱼的是我的父亲,那在小池边扑打水花的是我,或是我的弟弟。她总是无声地流淌着,目睹这一切,但无声地欢笑怎是我能觉察。有一天,一个醉汉跌进了河里,他死了。他是我同桌的父亲,我的同学把石头扔向河,想填平她。我知道,死亡不能怪她,她也无能为力。水流遇上桥孔,形成小旋涡,那水声她失子的哭声。

它的旋律跌宕起伏,就像我门前的桃树。

未出世以前,那棵桃树便存在了。对于我它是童年的一条链,一根线,串起一切。春去东来,故乡也不断地随时节变化。生机,热烈萧索与死寂,四季周而复始。

我还记得,我们几个孩子在桃树下比谁爬的高。当时,我年龄最小,没有参加。他们爬得很快,我就兴高采烈地欢呼。他们一上一下,桃树的许多枝桠都断了。而我,等他们走后自己试着爬。好不容易爬上去,太高兴了,脚下一滑,我要摔下来了。我拼命乱抓,终于抓到一根断枝。我不肯松手,这时树枝彻底断掉。我还是摔倒了,于是哇哇大哭。大家都跑过来笑我。

第二年,断了的枝桠又长出新芽。新生的叶子继续呵护整个村子。

它的旋律悲伤又带着温暖与渴望。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我喜欢它。因为那是家的感觉,像是摇篮曲。但家不应该悲伤?可是,我离开了它。

当我想着手写家时,无法动笔,因为不想写,还是因为写不出?

这笛声,我真的很喜欢。因为那无刃的刀锋,那天使的忧伤,刺痛一颗游子的心。每当它奏起,我的心都会被拨动,甚至划伤。心的牵绊有另一端,是心,是母亲,还是那个村落。只有笛声的拨动,我才意识到那端痛苦地存在。

背对故乡,我远离它的炊烟。有一个人在招手,要走了,那是一种滴血的回首。

【篇三:明天我和您一起听笛声飞扬】

在闲暇之余,我总爱吹笛子,我喜欢曲笛清新亮丽的音色,喜欢梆笛柔和抒情的曲调,也喜欢新笛那沉稳古老的韵味。

我学习吹笛子已有三四年了,有人学笛子是为了考级,或是为了考艺校,但我却并不是为了这些,如果是为了这些,那么学艺本身的内涵就不复存在了。我学习吹笛子,是出于对它的热爱,以及对音乐生活的追求。

不过,在学习的过程中,困难是必不可少的。记得我刚开始接触笛子的时候,我吹的声音还不够饱满响亮,吹奏小快板时节奏出现错误,吹自由延长音时肺活量不够……但经过反复的练习,我渐渐有了长进。后来,老师又指出我的手指不够灵活,于是我就常常练习手指的灵活度,不光在笛孔上练,在日常生活中也练——吃饭的时候,经常用左手快速敲击饭桌或饭碗;排队等车的时候,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用一只手的手指敲击另一只手的手背。每当我攻克下一个难关,我的收获就多了一分。我学艺的基础和本领就是在这一点一滴的进步中积累起来的。

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技艺在不断地增长。调式不同、质地不同的笛子已有了八九支,这些笛子各式各样:有的小巧精致,表面泛着光泽;有的又长又粗,古色古香……它们都是我成长路上的珍宝。

直到今天,我已学会了众多笛子名曲。当我吹起《牧民新歌》的时候,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望无垠的内蒙古大草原,牧民们骑着骏马自豪高歌,万马奋蹄、嘶鸣声声;当我吹起《春到湘江》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湘江碧波滚滚,烟雾缭绕的壮美景色。那如歌的行板轻盈的旋律,时而低回,时而高昂,让我领略了湘江蓬勃兴旺的景象和特有的风土人情。尤其是当我在台上演奏《姑苏行》的时候,笛声响起,顿觉丝丝凉风迎面袭来,我好像来到了江南水乡,置身于青山绿水之间。一曲终了,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我爱笛子,它们质地坚硬,声音婉转,让我的心灵充满音乐的阳光。在那悠扬委婉的笛声中,我走过了一年又一年。它让我明白,在困难面前不能轻言放弃,只有坚持不懈,才能收获成功和喜悦!

【篇四:明天我和您一起听笛声飞扬】

“嘟——嘟嘟嘟……”月亮高高挂,星星闪啊闪,皎洁的月光让大地变得更宁静、安详,一阵清脆而悠扬的声音飘了过来,余音绕梁,这美妙的声音来自于正在窗前吹着笛子的爸爸。我小心翼翼地上前摸了摸笛子,饶有兴趣,爸爸见我那么喜欢,便打算带着我去拜师学艺。

来到上课的地方,老师拿出一根小笛子,让我试吹。爸爸在一旁注视着我,好像是在告诉我——你行的!加油!我吸了口,试吹了一下,竟发出了一丝轻微的声音,我又加了把劲,模糊的笛声被“挤”了出来。“真棒!”老师很惊喜。爸爸高兴地抱起我,在我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以示鼓励。

开始学吹“哆、唻、咪”了,好难啊!一会儿手指不灵活,按错孔了;一会儿吹着吹着没气儿了,吸足了气却又发不出丝毫声响;一会儿笛膜进水,吹出来的声音像锯木头声音那样难听。我越吹越生气,嘴撅得都可以挂油瓶了!爸爸走过来帮我,孔按错了提醒我,笛膜进水了给我贴……兴致来了,还给我示范几遍。我的心情也慢慢地平复下来,沐浴着皎洁的月光,和着爸爸的笛声,一遍又一遍。

基本功在爸爸的悉心指导下越来越扎实,终于,我期盼已久的曲子来了,这无数音符的神奇组合令我着迷、陶醉。我试着吹起来:“咪、嗦、哆……”每次吹奏《扬鞭催马运粮忙》时,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不同的景象:一会儿见到农民伯伯手抓麦子,肩扛麦秆;一会儿瞧着马车载着麦子在泥路上尘土飞扬……我的小手在笛子上灵活地跃动,像月光在大地上翩翩起舞。

在我疲惫时,会吹上一曲《鹧鸪飞》,我仿佛也随着鹧鸪翱翔天际;在我气馁时,会吹上一曲《步步高》,我好像也与曲子中描述的那样,积极向上;在我开心时,会吹上一曲《幽兰逢春》,我似乎见到了勃勃的春天……而爸爸总在一旁眯着眼,一边打着节拍,一边点头微笑。

不知不觉中,我爱上了笛子。在“县三独”比赛中,我取得了第一名,高兴地打电话告诉亲戚好友,爸爸站在一旁一声不响,等我静下来,才冷冷地说了一句——衰必胜,骄必败。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让我羞愧难当啊!

“嘟——嘟嘟嘟……”我站在月光下吹着笛子,怎么也无法忘却第一次看到爸爸吹笛子的情形。我知道,爸爸不仅仅教我吹笛子,更是教我吹响未来。

【篇五:明天我和您一起听笛声飞扬】

十年前。

姥姥抱着我,坐在一棵陪伴她多年的柳树下。姥姥轻轻地吹着一个小小的绿色薄片,旋律动听且易学,姥姥吹几遍我就能断断续续地跟着哼了,虽然哼得有些心不在焉。

当时正是初春,院里,池塘边的柳树吐出了嫩芽,那种绿像未干的绿色颜料般,新鲜得仿佛要滴下来,将这一池清水染绿似的,明艳动人。而树干则不同,树干聘聘婷婷的,是女孩的羞涩,是少女的娇柔。明艳与娇羞结合起来,似乎娇羞险胜,压低了明艳嚣张的气焰,使整株柳树柔美而又不乏生机,赏心悦目。

我的目光走马观花地扫过柳树,最终停留在姥姥嘴中吹的绿色薄片上。

我看了好一会儿,见姥姥并没有注意到我疑惑的目光,我便拉着姥姥吹笛的手,晃了晃,使她无法吹笛,姥姥这才停下来。

清澈空灵的笛声戛然而止,四周的寂静让我感到莫名的恐惧,我有些不适应,便愣着没有说话。

“怎么了?”姥姥温和地笑着,浅浅的眉毛自然地舒展着,眼角特别的弧度给人以亲切和温暖,眼睛虽不炯炯有神却也有温雅的光泽,抿着的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淡然,她并不精神矍铄,她只是像池中一朵绝尘的白莲,高雅温婉,可惜已垂垂老矣。

看着姥姥被岁月侵蚀,略显憔悴的面容,我突然有些难受,但很快被好奇心盖过了:“姥姥,您吹的是什么东西?给我瞧瞧。”我伸手去夺,不想那东西柔软无比,被我硬生生地一扯,竟被撕成两截,看着它小小的身子一边在我手上,一边在姥姥手上,我觉得有些抱歉,也不知是对姥姥,还是对手中这个小东西的。

“这是柳叶片,”姥姥轻轻地拿过我手中的一半柳叶,将两半一起放入口袋中,停顿了一下,看着我,“你想学吗?”

我点头如捣蒜:“想,当然想。”

自那日起,我就跟着姥姥学吹柳笛。只是,柳叶再也不是原来那片了。(虽然这件事对姥姥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我却一直很愧疚。)

我总是吹不出声音,姥姥也不因我而停下,只是自顾自地吹,在笛声中,我仿佛看到一个小女孩,披发赤足,在溪水边玩闹,带走的溪边的宁谧,留下的是银铃般的笑声和一个个小小的足迹。

笛声清远悠扬,吹完一曲后,余音绕梁。

我的手摩挲着手中的柳叶片,扭过头看着姥姥,傻傻地笑了:“姥姥,为什么我一直学不会啊?我永远都学不会了……”我懊丧地低着头,拨弄着叶片。

“如果你愿意去做,没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姥姥郑重地看着我,又低下头,看着柳叶怔怔地发呆,“而且,以后不要随口说‘永远’,没有什么事情是永远的,世事变化无常。”

“哦,知道了。”我重重地点头,心想:不就是说错了一个词吗?干嘛那么认真,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不好的事情不会成为永远,那美好的事情也不会是永远吗?我看着姥姥日渐苍老的面容,心生怅然。

如姥姥所说,练习几年后的我果然会用柳叶吹笛了,但记忆中的那张脸早已模糊不清,满是岁月的灰尘。

这次,我又回到那棵柳树下,坐在新修的大理石椅上,掏出一片柳叶吹了起来。余光瞥到的,是初春美得令人无法忽视的绿。

今春暖,鸟雀和鸣欢。彼岸无春相忘难,少年柳下吹笛音婉转。繁花乱,树下池水寒。微风和煦起波澜,清溪草间流淌露已残。

笛声有些陌生了,虽动听却不清远,虽优美却不悠扬。

我对姥姥的思念与眷恋,随着这似曾相识的笛声化作一丝丝轻羽般的惆怅,随着柳絮飘飞而去。

热门推荐
1微梦飞梦
2心中的彩虹
3平凡亦有价值
4有星空,在心中
5倒下的“绿”和立起的“灰”
6让心静憩
7令人惊异的色彩世界
8决战高考王者无惧
9勇于攀登高峰
10栀子花
11清雨的味道
12这世界需要你
13明白自己的需求
14勇于挑战
15生活变奏曲
16学会品味过程
17高考梦,我的梦
18世界需要你
19美丽瞬间
20为明天
21生有所“畏”
22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23正确地选择投资
24寂寞之城
25幽谷寻兰
26薄荷之翼
27几回花下坐吹箫
28舍与得
29谈修养
30最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复制 全文

©Copyright 2019-2023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