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五年级作文>漫漫台阶路
漫漫台阶路

【篇一:漫漫台阶路】

问鼎东岳泰山,虽海拔仅1545米,但仍给了我极大的挑战和领悟。泰山为五岳之尊,从古至今历来被人崇拜,带着敬仰之情,我和爸爸踏上了去泰山的路上。

略过了岱庙,直奔红门。抬头仰望,南天门无法可见,中天门也藏在山岭之中。山峰间云雾迷蒙,山峰若隐若现,像是一个抹茶奶油蛋糕。

我寻找着登山目标,但山是那样高,无处可寻。唉,看脚下的路吧!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和爸爸踏上了第一个台阶,开始登泰山。

一个个台阶,一个个脚印,一次次迈步。从开始的兴奋到后来的平淡。边走边想,身心似乎与幽幽树林,悠悠鸟鸣融成了一体。随着越走越高,肌肉上的疲劳与酸痛越来越想要缓解,便在山道上小憩了一会儿,那曾料到这时肌肉却更加的酸痛。唉,这可怎么办,接着走吧!

不知不觉中我们来到了中天门,总算可以休息一下,吃碗热乎乎的面,换身干的衣服,听会儿歌,准备充足再出发。继续登山,开始向传说中的十八盘进发。这时的天气比山下好多了,蓝天白云,已可以看见南天门,有了目标立刻出发,征服泰山!

抬腿,放下,抬腿,放下……双腿因这重复性的动作又感觉无比的酸痛,像是那里在不断地分泌醋似的。“休息,快休息。”我喘着粗气说道。趁着别人起身,我们急忙在台阶边上坐下,揉着自己的大腿,吃了一些食物补充水分和能量,同时也减轻一下背包的重量。

哦,谢天谢地,总算到对松亭了,离南天门又进了一步。我随意地向后撇了一眼,惊奇地发现已经能俯视整个泰安城了,夜晚,一定很美。怀着憧憬的心情,向上再向上,欣赏着周围的石刻,不断努力向上,向上,再向上。到达升仙坊就是“紧十八”了,台阶突然变得极其陡峭,连我的脚掌都放不下。于是我和爸爸决定,一个一个小目标来,每走一定的台阶休息一次。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我终于登上了盘山路的最后一个台阶,站在了南天门前。但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脚已有些发软,唉,先去宾馆歇会儿再游玩。

我们休整完,出了宾馆愣住了,赶忙缩回了宾馆。外面已变天,云雾蒙蒙,而且好冷。换上厚的衣服,出门登上宾馆边上的泰山顶峰玉皇顶。

可惜地是,本来预想的日落和满天星空,以及盼望已久的泰山日出都被这瞬息万变的天气所改变,第二天带着失望下山。

或许每次旅程都是一个经历,不管是圆满,还是带点失望,都有不一样的收获和领悟。也许这就是旅行的意义吧!

【篇二:漫漫台阶路】

花儿在绽放的那一刻迈上了新台阶;毛毛虫在蜕变成蝴蝶的那一刻迈上了新台阶;贝多芬在完成《英雄》的那一刻迈上了新台阶;莫言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那一刻迈上了新台阶;而我,在那一刻迈上了新台阶……

春天,正是万物生长、百花盛开的季节,许多花儿开出了自己的花朵,争相斗艳。一株小小的、不起眼的野花,也开出了自己的花朵,被正在花园赏花的我看见了,我不屑地笑了:“开出这么小的花,也敢斗艳?”

春天的天气似乎有些无常,我刚回到家不久,一场雨就来了,雨停后,树上的叶子被打落了一地,鬼使神差地,我又来到了那个花园。经过大雨冲刷后的花儿早已没了刚开放时的风采,一个个都低垂着头,无精打采的样子。不,还有一株!还有一株花儿没有垂头,这不就是刚才被我奚落的那株野花吗?经过大雨的洗礼,它变得更加美丽,它挺立着身躯,似乎在对我炫耀:“刚才的大雨根本没有把我打倒!”

这一刻,我愣住了,是啊,一株小小的、不起眼的野花在暴风雨中依然能够鼓起勇气与之一较高下,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呢?多少人在失败后一蹶不振,从此碌碌无为;又有多少人因为一点小事而颓废,在挫折面前退却,从此与成功说再见。我们应该鼓起自己的勇气与眼前的挫折作斗争,我们应该为了自己的梦想去努力、去拼搏、去奋进!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从此放弃,为了自己的梦想,在暴风雨中做一株挺立的野花又有何不可!也许我们不一定会成功,但我们要对得起自己,为了我们自己的梦想决不能半途而废。坚持下去,你会发现这是一条充满了阳光、鸟语花香的道路。

花儿在绽放的那一刻迈上了成长的新台阶;毛毛虫在蜕变成蝴蝶的那一刻迈上了成熟的新台阶;贝多芬在完成《英雄》的那一刻迈上了升华的新台阶;莫言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那一刻迈上了成功的新台阶,而我,在看到暴风雨中挺立的花儿的那一刻迈上了又一个新台阶!

【篇三:漫漫台阶路】

想三步并作一步地跃上台阶,节省时间但比较费力;若一步一个脚印地登上台阶,比较省力却费时太长,物理学中,这是一条不变的定律。然而,在体育课上,我却用别样的方法领悟了这条物理定律。

一个明媚的早晨,我们来到操场上,准备测试长跑。不知道是谁领的头,大家像是脱缰的野马,纵情奔驰。可是跑了不到半圈,大概还没有200米,我感觉体力和热情似乎已经消耗殆尽——我实在跑不动了。

我是最后一个赶上大部队的。老师说,刚才的自由活动还只是场热身,现在要正式开始测试了。男生先测试,女生还要等一会。我站在旗台边,先做看客。

C刚开始是领头羊,可是才跑到第二圈时他就退后了好几位;L开始时跑在中间偏后的位置,可跑到最后一圈时猛地一冲刺,跑了个第一名;看上去块头很大、体格健壮的W不一会就脸色发白,落在最后,再也没能赶超任何一个人。

轮到我站在起跑线上时,我犹豫了。我想,跑步如同上台阶:我不可能一直开足马力,以“三步并作一步”的速度跃上“台阶”,跑完全程的;可我又不甘于“一步一步”地蜗牛式的漫上“台阶”,枉自承受着落在后面的沮丧和尴尬,况且我还并不十分清楚自己的真正的“跃台”实力。

哨声响起,刚才还在身边的同学忽而都不见了,我心中大惊,慌忙追上前去。但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才跑了大概200多米,我就体力不支了……难熬的一圈又一圈,心肺似乎被掏走了,我忍不住想吐却又不敢也不甘停下来稍作喘息,赛程未半,我处于全班中间位置,总算从“台阶”的最底层跳到了中间层。

望着前后追逐的身形,我试图爬上更高的“台阶”,但我知道,山坡好上、山尖难爬。我见过有人从一楼爬到四楼,步履飞快,气定神闲,我也想去追随甚至超越他,但我“内功”不足,空有一番热情与决心,可我又实在不愿意放弃啊。我向往精疲力竭的“上山”的感觉,我也向往胜利后愉快轻松“下山”的畅惬。

恍惚之间,思维、意识仿佛都已不复存在,只剩下我的躯壳。此时,我似乎觉得自己就是一台耐磨而超速旋转的机器,一步一步地向目标挪近,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脚步为什么这么轻盈。拉近了与前方同学的距离,看着前方剩下的人越来越少,心中竟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这难道是真的吗?

结果也还算圆满,在26人的队伍中,我得到了第4名的成绩。

坐在操场边,回首一圈圈的足迹,台阶,又一次浮现在眼前;不过,我看到的不仅仅是台阶,更看到了台阶上下所承载的一种精神。经历了从最后到中间,再到我站在属于自己的最高的台阶上,心情好不愉快!突然茅塞顿开:原来,物理学上的所谓的不变的定律,原来还可以这样理解——成败,有时真的就在一瞬间,关键是你能不能跨过自己心中的那道“台阶”。

【篇四:漫漫台阶路】

记忆里的家乡是由一级级的台阶所联系起来的。

家乡里的台阶在雨天是会唱歌的,正所谓“天街小雨润如酥”,润得台阶亮莹莹的,润得台阶乐呵呵的,一级级台阶的歌唱便是一户户人家的歌唱,如古琴之叮咚,如琵琶之悠扬。

家乡里的台阶是淳朴的,历经沧桑的石板面默默地印刻着曾经的喜怒哀愁。俗话说得好”人要脸树要皮”,对此祖父固执的认为一家的脸面也取决于门口的那几级石阶,没事就爱拿锤头整整石阶,倒也整的方正,或许这也是祖父之所以教我做人也要端端正正的原因吧。

一年四季里的台阶是不一样的硬要说的话,夏日里的台阶是最让人难忘的,忙碌了一天的农人总爱搬着小方凳,手里拿着把蒲扇走到某家的石阶上纳凉,这倒也是一种时尚,你来他来大家来,老槐树的余阴下,一些不将就的老人一屁股就坐在石阶上,扇着蒲扇,操着家乡话,”哦呦,今年我家的小麦长得没去年好哦”,“今年的天不行,下的雨少”,……你一句,我一句,多么可爱的家乡人啊!人,树,扇,石阶伴着稻香,让一个没有风景的村庄香飘远方,我想这是我家乡记忆中最标致的一道风景线。

再后来啊,那个土里生长的泥娃子褪去了身上的泥尘,为了满足生活的需要向往起城市的灯红酒绿,却不知不觉陷入了一份无形的惆怅

城市里台阶是寂寞的,也难怪毕竟在快节奏的生活里又有谁能将心慢下来呢?毫无表情的漫步在柏油路上,人来人往,风卷着落叶从一颗颗包裹着的心穿过,冷冷的。不经意间。我望向天空,一个亮丽的东西闯入了我的眼际,那是一个断了线的风筝,被风所摇晃,它挺得住吗?算了,断了线的风筝又能飞到多高呢?它失去的或许不是线,而是线的源头,那个能让它安心飞翔指引它的本源。唉,人总爱胡思乱想,忘了吧,转过头,我朝着家的方向走去,踏在小区楼道里的冰冷的台阶上,注视着脚下,瞥见一条断线,这不禁让我想起了那断了线,呵,台阶,断了线的风筝,我忽然感悟到家乡里那些石阶的热度,在那段冰冷的日子里唯有心里的那道本源不断滋润着我的身心,重温那家乡的风景,但人在城市里,总被一层透明的镣铐所囚禁。

不经意的时候拥有,不在意的时候失去。城市里的台阶何时让我懂得一个逝去的秘密,天变,地变,世界变。或许我再也听不见家乡里的台阶的歌唱,我再难以见到那淳朴的石阶。

梦里我又梦见那男女老少持着蒲扇在老槐树的余阴下坐在台阶上,聊着家常,我的眼角不自觉得濡湿了。

一级级的台阶蕴含着一团团的乡愁,梦在台阶里,台阶又在梦里。忘了吧,忘不了。断了吧,断不了。城市里的台阶何时让我懂得一个逝去的秘密。

【篇五:漫漫台阶路】

在成长的道路上,我们要迈上了新台阶,虽然过去的往事值得回忆,但都已经是过去,我们要把它翻过去,向新的目标奋勇前进,不断超越自己,与自己竞赛。

“这道题又不会做,好烦啊!”我喃喃自语道。我上小学的时候,遇到难一点儿的题目就不爱动脑筋,且胆子又有点儿小,不敢去问老师或者同学。“随便写几个答案算了吧!”我在心里道。今天学的知识点可能对我来说脑筋有点转不过来,我的性格又有点儿害羞,所以就不敢去问。

到了放学的时候,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想了想,只有去问爸爸了,回到家,我涨红着脸,问道:“唉!爸,这道题好难,我不会做,你来帮我分析一下。”爸爸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严肃地要求我独立完成,而是主动地思考这道题。只见他左手拿着作业薄;右手抓着笔,嘴唇紧咬,他抓耳挠腮,冥思苦想的样子有点搞笑,或许也觉得有点严肃,我也想:“这道题好难,我该怎么办?明天老师会批评我吗?爸爸的方法行吗?……”总之,一连串的问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二十分钟过去了——他准备了几种方案来跟我讲,可是我几乎一种方法也听不懂,他的方法对我来说还是稍微难了点,因为他用的方法我都没学过嘛!爸爸说:“你也要自己动脑筋,养成爱动脑筋,勤动脑筋的好习惯非常重要……”推敲了一晚上,还是没有弄明白,但还是要谢谢他的,难得看到他这么认真思考题目,看他思考题目的时候,我观察到他额头上又多了一条皱纹,因为他平时辛苦工作,才会这样,我不禁内心起了波澜,我想他肯定是辛苦付出后才这样,我要向他学习,现在努力以后才会有好结果。

第二天去学校,要挨得就是老师的一顿批评,我虚心接受老师对我说的那些话,但老师不知道我的性格啊!到了下午,正好下课,我不得不去问老师,朝着老师的办公室走去,我又忐忑起来,不敢去就是怕老师说我这不会的,那也不会的,前几步还很勇敢,到了门口就怂了,我站在办公室门口犹豫不决,“老……老师,我这道题不会做,您能帮我讲解一下吗?”我尴尬的说道,老师抬头微笑着说:“当然可以,欢迎!”老师讲完了以后还鼓励我:“你要战胜你胆怯的心理,不懂就问,并且把不爱动脑筋的坏习惯改掉,我相信你一定会进步!”我受到了老师的一番教导,我也认同了老师对我的点评,刚刚讲的话在脑中还久久挥之不去呢!出办公室之后还有点小激动,也有点小感动,老师的话不仅激励了我,并更是促使我向成功的台阶迈出了成功的一步。

这句话,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在那一刻,我仿佛长大了许多,这一步迈出去了,还有许多台阶等着我迈,许多坎坷等着我闯。我相信,这只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我——一个胆小的男孩在爸爸与老师的教导下一定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篇六:漫漫台阶路】

《台阶》一文中的父亲,为了给子女营造一个更高地位的平台,修新房,建九级台阶,可却又在建好之后常常觉得失落。

我想大概是有这么几层含义的:

父亲只是一介农民,他没什么文化造诣,空有一身劲儿,也就想着趁自己年轻,用自己的价值来换取在村中的地位,可他换来的却是舒适的新房和只增不减的自卑,或许我们看到的是“劳动人民最光荣”,但在他的眼里,却可能还是认为自己是社会最底层人民以及对子女做得少之又少的愧疚,而这样来看,在挑水一事当中,父亲冲“我”发火,也并非仅限于他认为自己老了,而还包含着他觉得自己连给子女做“挑水”这件小事的能力都没有了,这是源自父亲对子女的情感。

第二则是老师提到的间歇性失落,父亲在造成新屋后又为什么尴尬且失落呢?因为他真正享受的或许不是房子建好后的成果,不在于他为子女提供的平台,那些都只是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去做的,可真正让他体会到自己价值,让他感到充实的在于半辈子一砖一瓦的积累,在于他虽然疲惫却每天都精神满面的日子,在于他每天清晨都把地砌好,然后对着成果满意的微笑,可真正当他完成的时候,他却觉得自己最享受的时光已经逝去了,文章中在描写父亲检查新台阶的时候很细致,他每隔几天都会去检查,这样频繁的次数是因为他想珍惜自己这最后一点劳动的时光。

第三则是来自于曾经生活的回忆,父亲如果没有儿女,或许不会这样急于修建新屋,因为曾经的三块三百斤重的青石板是他磨破了草鞋一口气扛回来的,青石板虽没有水泥舒服,却是几十年经历风吹雨打的记忆。那时光里有父亲磕烟斗的场景,有我从小就乖乖坐在那里的场景,还有还有太多父亲曾经习惯了的“舒适”。

作者说父亲一生都憨厚老实,没有什么地位上的追求,可他没有地位上的追求仅限于他是一个个体。如今他是一位父亲,便不能再凡事都如从前,他要为自己的后辈做长远的打算,他牺牲了自己太多,来贡献给自己的家庭。

他为什么失落了呢?

或许不仅仅因为他老了。

热门推荐
1一件不自律的事
2精彩的辩论会
3假如我有一双翅膀
4税收让生活更美好
5童年真好
6忆童年
7割稻
8名字的由来
9我的另一片天地
10父母恩情
11美丽的秋天
12惊心动魄的漫想
13保安叔叔
14我家的家训故事
15温暖的家
16生日快乐
17我印象深刻的地方
18想念青海湖
19无硝烟的战争
20小手拉小手,真情暖人间
21关于保护海洋环境的建议书
22校园足球赛
23变幻莫测的老妈
24忆青春
25熟悉的身影
26细雨中的滑雪
27探访“年宵花市”,感受春之活力
28那一份平凡的母爱
29难忘的歌唱比赛
30我的家乡,人间仙境
复制全文 下载文档

©Copyright 2019-2022 疾风作文网 www.jfzuo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9014138号-1